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直播

打賞主播近200萬,11歲女童寫檢討:如果我不刷禮物就會……

這些新聞居然是真的

“之前只是一天500元以下的充,

現在才是一天幾千的充。”

“如果我不刷,

我就會覺得沒面子,壓力很大。”

近日一份孩子的檢討引來了網友圍觀,它的主人是來自深圳的11歲小女孩洋洋,但與這稚嫩的筆記和語言格格不入的是,這個才五年級的孩子不但是直播平臺的常客,竟然在打賞主播上消費了近200萬元。

洋洋的檢討書

自從直播興起之后,花大錢打賞主播的新聞層出不窮,但是如此低齡、如此巨大的數額,還是再一次刷新了大家的認知。

洋洋打賞的其中一名主播表示,女孩曾說過自己爸媽開公司,哥哥開酒店,家里有礦。“感覺我火了,抖音、克拉最有錢之人。”她在和主播的聊天記錄中說。

女孩洋洋:

如果不刷禮物 會沒面子,壓力很大

洋洋在檢討書上稱,自己是從2018年12月到今年年初才開始接觸克拉克拉直播平臺,之前只在抖音上看過視頻。

在平臺上洋洋認識了4個主播,之前沒轉過賬。后來其中一個主播教洋洋在淘寶、微信上買金幣,為此她注冊過4個賬號。

“如果我給別人刷,他就會說‘你為什么給別人刷,不給我刷?’”

“如果我不去他直播那一天,他就一直叫我去他直播間。”

“如果我離開他了,再也不給他刷了的話,他就會發罵我的東西。”

在檢討書中,洋洋稱其中一個主播在線下對她說一大堆好話,很關心自己。如果她不刷禮物,就會覺得“沒面子,壓力很大”。洋洋稱自己買金幣的時候不知道有自動扣費,最初一天五百以下的充,之后一天能充值幾千元。

根據洋洋家屬提供的其中一主播發給洋洋的QQ消息顯示:“妹妹,我真的把你當成很親近的人了。”“我還是那個疼愛你的哥哥,因為你給了我一種被人寵愛的感覺。”

在3月7日和主播的聊天記錄中,洋洋說:“我感覺我火了。抖音里最有錢之人,克拉最有錢之人。”

洋洋與男主播間的聊天記錄

洋洋親友告訴記者,洋洋媽媽收回手機后,仍收到主播的消息。“是不是媽媽知道你刷禮物了花錢了,你告訴哥哥,哥哥教你怎么跟你媽媽說通。哥哥是你堅強的后盾。”其中一名主播還讓小朋友(洋洋)跟他一起自殘,“你劃一刀,我劃十刀。”

女孩家人:

母親做收廢品生意 因太忙把自己手機給女兒用

“太難以置信了,根本沒有用過信用卡,怎么可能欠8萬多!”在收到銀行發來的信息之前,洋洋父母都沒有想過11歲的女兒會沉迷網絡直播平臺,并為主播巨額消費。

日前,洋洋媽媽突然收到銀行的欠費通知,得知自己的50萬額度信用卡不能刷了。銀行卡消費記錄顯示,所有消費是從女兒的手機轉出去,消費記錄加起來已有140多萬。大部分的錢都花在了一個名叫克拉克拉的直播平臺,消費方式主要是為主播刷禮物、充值紅豆等。打賞的時間大多在下午和晚上。

打賞記錄

“不僅在平臺上,她還私下給主播轉賬,金額都不小。”家人估算,前前后后洋洋為直播平臺消費接近200萬。

洋洋親友告訴記者,洋洋媽媽常年做收廢品生意,爸爸是一普通單位的上班族,平日里陪伴孩子時間很少。她還有兩個親哥哥,都大10多歲,聯系也不多。因為夫妻兩人工作生意忙,洋洋媽媽便將自己手機交給洋洋使用,“為了聯系孩子、接送上學方便。”

洋洋親友表示,大部分的消費產生后,銀行通知都是發在洋洋手機上的,而她也沒有說過此事。即便有時候看到了轉賬通知,就以為是生意上的往來,或是之前買了東西,便沒有留意。

“洋洋給我們大家的印象是一個比較乖的女孩子。”洋洋親友告訴記者,她跟這個年紀的普通女孩兒一樣,喜歡TFBOYS,本人“長得普通,學習成績也一般般,根本不太會引起人的注意。” 洋洋親友介紹,小朋友對自己卻比較摳門,充話費都是一次只充十元。

打賞記錄

被家人發現之后,洋洋承認,“拿了媽媽手機有點害怕。”她說,主播里有“2個不好的”,給的“錢最多”,“我幫了他們(拿第一),他們也沒給我好處。”

“她這個年齡,會有一些青春的萌動的,容易被他們的話騙。”親友說,從聊天記錄來看,這些主播分明知道孩子只有11歲。

平臺主播:

之前以為是壓歲錢,可以還給她

記者聯系上克拉克拉平臺一主播,他表示,如果不是洋洋騙他說自己17歲,說那是她的壓歲錢,根本不會讓她給自己刷一丁點禮物。

“我都說了,如果洋洋是偷家里的錢刷禮物,我會還給她。”據了解,該主播今年21歲,與洋洋私下關系甚好,洋洋稱他“哥哥”,而他給洋洋的備注為“妹妹”。

“我知道洋洋的父母可以看到,她給我刷的禮物,我可以還給你們。我不賺她的錢,我最開始不知道她才11歲。”他向記者表示,自己的確把洋洋當妹妹看待,刷的禮物的錢會還給她,而他也對洋洋說過,“如果有一天你家長要錢,我都可以給你。”

洋洋與男主播間的聊天記錄

據他提供的與洋洋聊天記錄顯示,洋洋曾說過自己爸媽開公司,哥哥開酒店,家里有礦。他曾問過刷禮物怕不怕父母知道,洋洋則表示沒關系,“家里只是單純的有錢,真有錢。”

他表示,關于自殘一事洋洋家屬所言為片面之詞。事實是洋洋被其他主播誤會,向他訴苦,稱想自殘。在聊天記錄里,洋洋說“你知道讓我想起這件事情我有多難受嗎?”而他表示自己是因為擔心洋洋,為了她好,便說“你劃一刀,我劃十刀。”

洋洋家屬稱,主播們會跟洋洋裝委屈可憐,說話也帶著哭聲,說“哥哥很困難,你幫幫哥哥”“哥哥沒人寵愛”之類的話,洋洋就會說“我來寵你。”對此,該主播表示,“隨便你們怎么說。”

洋洋與男主播間的聊天記錄

直播平臺:

充值并非都是官方渠道 正在核實

據克拉克拉官網介紹,克拉克拉(KilaKila,原紅豆Live)自2016年8月上線,“首創了聲圖共享的直播模式”“構建了包含直播、短視頻配音、對話小說在內的多元化業務體系”。去年1月,從紅豆Live正式更名克拉克拉(KilaKila),“無論是語音、視頻、游戲,多種直播方式全面支持,更有虛擬主播等你來撩。”

4月11日,記者致電克拉克拉平臺,一工作人員回復稱,關于金額有沒有,有多少,目前信息不全,“沒有一個確切的數字,她好像不只一個賬號,充值的渠道不都是官方充值渠道,”現在沒辦法對外作出回應。“現在我們這邊也沒有太多信息,公司內部也沒有特別多信息”,等核實完之后會有相關負責人跟各家媒體聯系。

至于涉事主播是否仍在繼續直播,工作人員表示不清楚:“必須等信息都掌握到了以后才有下一步的措施,現在我們還在核實這個事。”

律師:

盡管消費記錄可以追蹤 但能否認定很難說

因涉及金額巨大,洋洋家屬已采取法律手段跟平臺溝通,希望可以追回款項。4月11日,洋洋方面的律師向記者表示,此前,家屬到過克拉克拉平臺公司,想要追回款項,但公司的態度“好像是不愿意”,所以只能走法律途徑。

該律師告訴記者,盡管消費記錄可以追蹤到,但事情仍有一定的爭議或者辯論空間,“很多都是通過微信、聊天記錄來知道的信息,有可能是,也有可能不是如此”,所以最后能不能得到法官的認定還很難說。

“這類事情未成年人的權益在網上沒有得到保護,或者受到了侵害,作為家屬是有權利拿起法律武器尋求保護的。”律師稱目前工作正在開展中,此事涉及到未成年,不希望給小朋友帶來太大影響。

專家:

青少年沉迷直播原因復雜 需在現實中充實心理空間

繼玩游戲、刷視頻成癮后,看直播成癮已成為青少年一大困擾。近年來沉迷網絡主播引發心理問題的青少年越來越多,有數據顯示,在4.25億網絡直播用戶中,青少年觀看直播的比例達到45.2%。

4月2日國家網信辦副主任楊小偉表示,今年6月我國將全面推廣上線短視頻青少年防沉迷系統,有網友呼吁,直播也應該有類似系統。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,直播平臺用戶不實名,防沉迷系統不能強制開啟,形同虛設。還有不少未成年人使用家長身份證進行實名認證,從而躲過防沉迷系統的監管。

據新華社報道,一所重點中學的高二學生小亮(化名),因為迷上“主播姐姐”,對家人態度卻越來越冷淡,情緒時而萎靡時而暴躁,成績下滑到瀕臨休學。

醫生經過訪談才得知,小亮的姐姐在兩歲多就夭折了。由于父母忙于生計,平日里沒人陪他說話,小亮總是回到空無一人的家寫作業。加之學業上的巨大壓力,讓他感覺周圍同學除了學業上的競爭,很少有純粹的友誼。

安徽省精神衛生中心心理治療師鄭誠介紹,近年來類似小亮的病例越來越多,他們有的像小亮這樣缺乏家庭關愛,有的是則因為社會經驗不夠、對事物的認識尚膚淺,又出于炫耀、攀比或是“要面子”的心理,所以不惜傾其所有為博主播一笑。

專家建議,家長需要重視孩子的心理發展,改善他們的成長環境,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。比如督促青少年發展興趣愛好,增長學識、見識,充實心理的空間,這樣才有可能逐漸擺脫虛擬世界的桎梏。

來源|紅星新聞(cdsbnc)

編輯|吳繁

推薦閱讀

給晨報君加油,點個“在看”!

稿件來源:新聞晨報

打開微信掃一掃
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

打開微信掃一掃
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

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直播